社交媒体与直播崛起,国际冲突报道迎来大变革?


如今,媒体在全球冲突报道上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视频直播与目击者媒体能够取代各种新闻媒体驻外机构吗?

QQ截图20160718135446.png

当上个月枪手在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机场无差别地疯狂射击时,英国记者劳伦斯·卡梅隆(Laurence Cameron)是第一批将当地消息传达到外面的人之一。他发布在Facebook上的消息写道:“伊斯坦布尔这里的机场发生了一些事情,引起大规模恐慌,人们大喊着‘炸弹’,有传闻是一场袭击。”

QQ截图20160718135459.png

尽管在现场的卡梅隆最终逃离了这场灾难,但仍有数十人死于枪击事件和随后的连续爆炸。而他最初发布到Facebook的袭击事件图片,被《卫报》、BBC和NBC等著名媒体引用。

卡梅隆的经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例子,说明社交媒体和技术发展已经改变了媒体进行国际冲突报道的方式。

根据美国皮尤新闻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研究,近一半(43%)的全球人口现在拥有智能手机。记者从未像现在这样更容易找到各种事件的当场目击者——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和现场实时视频直播等方式记录突发新闻。而对于远离事件现场的记者来说,只需在键盘上轻叩几下就可从社交媒体上获得信息源和新闻,这在十年前几乎是天方夜谭。

新闻网站Reported.ly副总编辑金·布依(Kim Bui)说:“我们现在可以从全世界各种各样的地方获取想要的东西。这也为我们的受众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能够看到以前基本看不到的新闻。”

布依一直在研究如何报道与媒体受众远隔千里的地方的新闻。她指出当新闻事件发生时,与在新闻采编部收集信息相比,显而易见在现场目睹事件过程更能提供事件的全面情况。

由于她的第一手资料和丰富经验,她觉得自己也更了解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并不是“打个电话,刷下推特”那么简单。布依补充道:“人们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也不询问当事人任何问题,就把任何事情都传到Twitter上,这种行为非常危险。”

--- 新闻媒体驻外机构遭受威胁 ---

发展国际报道一直是件昂贵的事情,往往会花费新闻媒体的大量财力和精力。考虑到现在很多新闻机构的发展状况不尽如人意,许多媒体都已大幅缩减他们驻外机构的数量。

极端恐怖组织如ISIS的威胁——经常绑架记者作为人质进行勒索或直接杀害,也意味着很多地方现场记者的采访很难进行。

皮尤新闻中心发布过的《2014年新闻传媒业现状》报告发现,为美国报纸工作的驻外记者数量从2003年的307人锐减到2011年的234人。虽然部分媒体工作也可以由一些自由职业者和当地特约记者进行以填补这个缺口,但仍存在安全和合理薪资问题。

 

QQ截图20160718135507.png

 

新闻网站Storyful国际新闻编辑大卫·克林奇(David Clinch)表示:“毫无疑问,跟过去相比,即使那些优秀的驻外记者现在也要依靠UGC(user-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成内容)。”

然而,尽管社交媒体可以为记者报道突发新闻事件提供前所未有的渠道,它对记者基本的事实验证技巧和能力也有着一些要求。毕竟,在新闻发生时,并不单纯只有记者和目击者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

除了一些唯恐天下不乱和哗众取宠的人之外,新闻事件发生后,恐怖组织在社交媒体上往往也也非常活跃。今年2月,Twitter宣布去年以“进行威胁或恐怖活动”为由关闭了125000个账户,主要和ISIS有关。

一些新闻机构和组织也致力于帮助记者加深对信息核实的理解和UGC媒介伦理的认识。除了Storyful外,,还有目击者媒体中心(Eyewitness Media Hub)和谷歌的第一稿新闻(First Draft News)。

 

QQ截图20160718135515.png

和布依一样,克林奇也强调了记者需要描述全面的事件背景,而不是简单地展示内容——“帮助人们更深入地理解所看到的情景,而不仅仅是血肉横飞的爆炸。”

--- 社会压力 ---

社交媒体不仅超越了许多记者以前依靠的费时费力的报道方式,它对于记者形象展示及工作方式上也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自由制作人艾玛·比尔斯(Emma Beals)曾在叙利亚、伊拉克和乌干达等地区进行过多次报道活动,她说:“当你真的在现场报道时,你会感受到这种为了传播信息或建立品牌而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很难摆脱”,对记者的人身安全也有威胁,因此在某些情况下记者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

QQ截图20160718135522.png

而且虽然社交媒体为众人意见表达和实时讨论提供了机会,但并不是所有新闻都适合这种消费方式。“如果是关于伦敦社交网络达人对Brexit(英国脱欧事件)的讨论,以Twitter内容写作新闻报道是个很好的方式。但仅基于社交网络上的内容来讨论特定地区的冲突是否已成为‘战争罪行’则是另一回事了。”

--- 基本平台 ---

比尔斯表示以后可能会进入Twitter这种社交媒体平台,虽然她称在以前的实际工作中曾“有意识地回避”,以避免陷入即时平台的信息流,做出许多不一定有帮助的判断。她说:“我更愿意多等几天,进行更多的采访,然后报道更多的事实。”

在Reported.ly,团队虽然会第一时间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但也会通过聊天app如Whatsapp或Telegrame去“采访”很多人。所得材料不仅用于报道,也可以帮助背景研究、内容核实和环境调查。

QQ截图20160718135531.png

实时视频直播也成为冲突报道的一个主要方式,由一些网络媒体推广并流行。AJ+(一个在线时事新闻频道)使用Facebook Live直播,在难民穿越奥地利与德国边界时进行了一则交互式报道。

除了Facebook Live之外,一些直播app如Periscope也意味着任何一个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很轻松地进行视频直播。7月6日晚,明尼苏达州一名黑人男性Philando Castile在例行停车时被警察枪杀,而其女友就在Facebook Live上直播了案发现场。

克林奇表示,当新闻发生时,直播平台意味着记者有了“一切就绪的现场摄影机”。他还举了一个例子:今年3月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发生时,有记者在观看现场目击者Periscope上的直播后通过地图确定其位置,然后打车直奔目的地。与之相比,另外一些记者就跟无头苍蝇般盲目地寻找线索。“如果你的团队里没人了解这种直播app的话,你就失去了这次报道机会。事件现场的目击者,指明了记者应该去的地方。”

“这是21世纪的新闻报道方式,所有的新闻工作者都应该学习一个。”


评论列表 1
温柔的乔峰018

#1KJASDH

老司机开车http://laosi7.com/forum.php?x=488585 污污污,老司机飙车咯!http://laosi7.com/forum.php?x=488585

2016-07-21 22:38